上海快3

翻頁   夜間
歐巴小說網 > 秦凡夏夢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終章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歐巴小說網] http://cmjxgs.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什么獎項最受世界關注?

    不是格萊美,也不是奧斯卡,而是諾貝爾。

    諾貝爾醫學獎直接記錄著一個時代全球醫療衛生的突破和發展,每一個獎項誕生,背后是牽扯到數千萬,或是上億人的生命健康安全。

    十二月十一日。

    奧司陸,古老的音樂廳。

    夏夢身穿白色晚禮服,脖子上戴著秦凡在麗星游輪給她拍下的那串鉆石項鏈,在這華燈初上的時候,反射著璀璨繁星似的耀眼光暈。

    “今晚來的都是各個領域的佼佼者,能和他們一起出現在這里,是我的榮幸。”夏夢微笑著說道。

    一襲黑色晚禮服的陳思璇和陸凡坐在臺下,臉上也都帶著端莊的笑意。

    這確實是件值得高興的事情,他們都為臺上的夏夢感到驕傲。

    所有人都清楚,一旦獲得這個獎項,名字將會被記入史冊。

    而夏夢旗下的艾夢醫藥公司,更是在初選名單公布后,市值就飆升了數百倍。

    僅是夏夢個人控股的財務,就足以媲美當初的沈氏集團。

    夏夢現在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富婆,掌管著秦凡手里所有零花錢,還有日常開銷。

    榮譽,財富,鮮花,仰慕……這個萬千光環集一身的少女,才剛剛二十多歲。

    二十幾歲,正是花一樣的年齡。名利雙收,以后她的人生到底豐富多彩到什么樣的程度,這是在場的人誰也沒辦法預料的。

    “夏夢挺好的,以后沈家的醫藥團隊在她手上,也會越來越好。”

    陳思璇看著頒獎臺上光彩奪目的夏夢,輕輕笑著說道。

    “嗯,集團在你手上,也會越來越好。”秦凡笑道。

    頒獎禮結束時,秦凡和陳思璇率先起身,離開會場。

    不多時,懷里抱著獲獎證書的夏夢提著裙子便焦急地從會場大門走了出來,見到人群外正一臉微笑看著自己的秦凡,張開懷抱,奮力地撲了上去。

    “恭喜你,傻丫頭。”秦凡抱著夏夢的身體高興說道。

    “謝謝你,老公。”夏夢緊緊摟著秦凡,如果不是秦凡當初在沈家最為危難之際,動用全部力量派她和紫羅蘭小隊前往F洲大峽谷,這個獎項根本不可能拿得到,榮譽勛章,有她的,也有秦凡的,還有周璐璐以及所有前往F洲參加藥物研制的沈家團隊。

    李德伯爵越過人群走過來,張開手,給秦凡一個大大的擁抱。

    “秦,祝賀你。”李德伯爵笑著說道:“每年我都在這里見證那些獲獎者收獲榮譽和金錢,但是,我從來沒有想到會在這里見到你,可惜,今晚的頒獎人并不是我,否則我一定會為你的妻子致上最崇高的敬意,她是個天使,拯救了F洲上千萬的人。”

    羅斯柴德家族是全球范圍內,向諾貝爾獎項提供最多資金的家族,李德有頭銜,他經常會到這里來頒獎,只是這次因為一些原因,無法勝任。

    “你應該慶幸不是你,否則明天晚上我就會出現在你的臥室,用皮靴狠狠踢你的屁股。”秦凡拍拍李德伯爵結實的后背,“希望永遠不會有這么一天。”

    “當然不會,我跟江小姐是最好的朋友,朋友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們會永遠和睦相處下去的。”李德伯爵認真說道。

    盡管秦凡已經在他臥室里出現了一次,也沒有真拿皮鞋踢他的屁股,但是那晚的場景,他這輩子都不想再記起,更不想再發生第二次。

    其他人也有上來祝福夏夢的,有認識的,有不認識的,除了貝琳之外,其他人說話秦凡一個字也聽不懂。

    好在有陳思璇在,她很好地在夏夢和這些人中間充當翻譯官。

    秦凡再次明白,選擇一個聰慧的女人是多么重要。

    不然的話,有些外國人滿臉喜悅的擁抱著你然后用英語罵你娘你都不知道。

    等到眾人熱鬧了一會兒之后,秦凡帶著二人坐車直奔機場,乘專機飛往華國。

    落地之后沒有逗留,直接開車回到他在翡翠溪谷的別墅,翡翠溪谷已經完全被改造,成為私人領地,在賠償了那些住戶一大筆補償金后,大部分別墅都被拆掉了,這里,現在只住著秦凡一家人。

    等秦凡把車停好,三個人才并肩走進別墅大門。

    剛剛走到院子里,就聽到里面傳來一群女人的爭吵聲。

    “誰說要嫁給他了?我是不會嫁的。”這是黎佩姿的聲音,“別以為生了孩子就怎么樣?我還打算辦護照出國的,自己把孩子帶大,誰愿意嫁誰嫁,反正跟我半毛錢關系沒有,讓晏紫姐收拾他吧,他最怕晏紫姐,反正我是管不了。”

    “不行不行,我現在手上有很多工作要做,暫時還沒有想好結婚。”江晏紫連擺手,“你姐姐挺好的,我過幾天就出國了,F洲那邊的事情還沒有結束,我可能要很久才能回來。”

    秦凡聽的一頭霧水,江晏紫居然回來了,她不是要置身于F洲的慈善救助事業么,連聲招呼都不打就跑回來了。

    當初在得知李德伯爵的條件竟然是讓江晏紫一年后后嫁給他,并且要陪嫁兩塊貪狼碎片后,秦凡直接坐飛機就沖到了李德的臥室里,在他睡的正香的時候把他從床上拎起來,教育了他整整一個晚上,在秦凡的“苦口婆心”之下,李德伯爵終于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非但撕毀了和江晏紫簽下的婚約協議,還當面向秦凡寫下了保證書,以后他要是敢再見江晏紫一面,秦凡就會親自過來把他從古堡里拎出去,讓他掛在古堡尖塔上,好好的反應人生。

    當時正在F洲做慈善的江晏紫在得知這件事情后,只是給秦凡回復了一個謝謝,到目前為止,兩個人還沒有見過面。

    “晏紫姐,我覺得還是讓夏夢跟秦凡結婚吧,他們兩個領證最合適,而且艾夢制藥還在夏夢名下呢,這樣也算是夫妻企業,比較保險一點。”黃倩倩的聲音仍然是輕聲細語,軟軟的,惹人憐愛。

    正站在秦凡身邊的夏夢渾身一僵,下意識地就看向站在秦凡另一邊,氣質超群的陳思璇。

    陳思璇察覺到身邊傳來的目光,莞爾一笑,沒有說話。

    聽到這里,秦凡臉色有些發黑,怎么感覺自己忽然成了燙手山芋了,就連黎佩姿這個給自己生了孩子的都還想著不要自己,要出去一個人把孩子帶大?

    看來,自己是時候要振一振夫綱了。不能讓這群女人太囂張。

    秦凡重重地咳嗽了一聲,然后推開別墅大門走進去。

    果然,空置依舊的半山別墅今晚異常的熱鬧。

    江晏紫,黎佩姿,黃倩倩,這幾個以前來過他家N多次的女主人全都到了,還有一直沒有說話的黃浣溪,周璐璐……該到的人,幾乎都到齊了。

    “大家都在啊。”秦凡帶著陳思璇和夏夢,摸了摸鼻子站在門口說道。

    “秦凡,就等你來呢,我們有事和你商量,不過你要提前做好心理準備,可別被打擊到了。”黃倩倩笑嘻嘻地跑過來,拉著秦凡的胳膊說道。

    秦凡一臉郁悶。

    自己沒人要的事情,在她這變成好玩的了?

    “什么事?”秦凡還得假裝不知道。

    “我在幫你提親啊,可是她們全都拒絕了,佩姿姐還說要把孩子帶到國外,自己養大呢,你說你怎么混的這么差勁,給你生了孩子都不要你,你是怎么做到的?”黃倩倩不屑說道。

    秦凡看了黎佩姿一眼,黎佩姿沒有理他,而是把腦袋轉向一邊,一副不愿意搭理他的樣子。

    “你什么時候回來的?”秦凡這時看向江晏紫,他已經有一年都沒有見到她了,中間發生了很多事,只是她一直都沒有回來。

    “嗯,回來看看,后天就走,那邊的事情還沒有處理完。”江晏紫說道。

    “這么快。”秦凡心中忽然有些失落,自從無名島上的事情處理完之后,龍家在此期間想要趁機挫敗沈家的陰謀,也被他留在國內的白家族人瓦解,龍家族人死傷過半,龍君和云墨不知去向,在度過了短暫的風波后,一切生活開始恢復正常,他和屋子里這些人經常見面,許多人甚至就在翡翠溪谷住了下來,唯獨江晏紫,是時隔一年后,第一次見到。

    “嗯……”江晏紫點頭正要說話。

    黃倩倩卻忽然說道:“人今天回來就是專程來看你的,這兩天誰也不會打擾你們,讓你們好好敘舊,不急這一時,先把大事給解決了好嗎?”

    “那什么,我考慮好了,其實晏紫那邊挺好的,我們可以一起去那邊領個證,就不用這么踢來踢去的了……”秦凡小聲說道,其實這個想法在他心里隱藏很久了,只是不好意思說出去。

    “你做夢呢?連一個嫁給你的人都沒有,你還想一塊搞定了?”黃倩倩白了他一眼說道。

    “行了,還是我說說吧。”

    陳思璇看了秦凡一眼,說道:“其實我們私底下都商量好了,與其糾結該怎么解決,不如維持現狀的好,我們愿意跟你,就不是一個小小的證書能證明的,不愿意跟你,就算是有一百個證也也無法阻止我們離開。”

    “而且你也不用考慮去外面找什么的,我們也是不會同意的,反正這個翡翠溪谷都是我們的,我們準備都在這里住下,當鄰居相處,也不至于出現像上次那么尷尬的情況……又能生活在一起,有一定的距離,才能產生美感。”

    黎佩姿說到最后咬牙切齒,她一想到上個月的一天下午,她親自熬好了粥來搬山別墅要請她們幾個喝粥,居然看到了光天化日之下,連門都不鎖,秦凡在客廳里和姐姐她們幾個……

    頓時咬牙切齒,恨不得直接把秦凡的皮給剝了!

    “嗯,我們一致認為這樣很好,算是個大家庭,又不互相干涉彼此的隱私,也避免厭倦期來的太快,你覺得怎么樣?”陳思璇問道。

    秦凡點頭,反正都是在這個別墅區里,只有夏夢和陳思璇沒事要飛出國管理公司,其他人也都自己的事情,但都是在南都,經常見面,又不至于二十四小時膩在一起,也沒什么不好。

    “還有,有兩個人,我幫你找到了,你必須得去那個地方一趟。”陳思璇忽然說道。

    “哪?”秦凡問道。

    “上京。”

    接下來的兩天,她們很有默契地都沒有再進入半山別墅,給秦凡和江晏紫兩人留下獨處空間。

    兩天的時間,她們甚至都沒有見到秦凡跟江晏紫出門。

    偶爾在陽臺上驚鴻一瞥,也是令人無法直視的一面。

    以秦凡目前改造者的體質,就算是江晏紫這樣的女王都堅持不住。

    以助于兩天后,秦凡親自送她上飛機去F洲時,硬是攙著她的胳膊上去的。

    送走江晏紫,秦凡直接轉道去上京。

    在飛機上,他接到了許老打來的電話。

    “龍君和云墨死了,尸體被發現在一艘偷渡船上,他們身上都得了血友病,經不住偷渡船的顛簸,尸體被昨晚發現,已經悄悄處理了。”

    “嗯,你那邊怎么樣,還好嗎?”秦凡問道。

    “這邊很好,只是善后需要一定的時間,你就在國內好好待著吧,你愿意讓艾夢醫藥公司回到國內,大家都很高興,也知道你不是古家族的那些人,沒有人會動你,再說,也沒人動的了你,好好帶著,等有空,來看看我這把老骨頭就行。”

    飛機在上京機場降落。

    一道倩影早已經在這里等候多時。

    “怎么樣,家里打掃好了嗎?”

    秦凡下飛機之后走到倩影身邊,輕輕拉住她的手。

    “嗯,都整理好了,只是這么大的院子,我一個人住,多少有點空曠。”贏君瑤笑道。

    “那讓你搬到南都你又不去……”秦凡說著,忽然嘆了口氣,“會過去的。”

    贏君瑤點點頭,挽著秦凡的手,坐上車,直奔著上京一個老胡同而去。

    在四合院大門被推開的一瞬間,白蒹葭也被嚇了一跳。

    她當時手里正拿著掃把清掃大院,看到有人進來,先是一怔,隨即聲音有些顫抖說道:“你,怎么來了?”

    贏君瑤上前拉住白蒹葭的手,說道:“過來打擾你了。”

    “不要客氣。”白蒹葭有些緊張,“你們來之前應該說一聲,我一點準備也沒有。”

    “你也得給我們說一聲的機會啊,這么久都聯系不上你,把大家都急壞了。”

    贏君瑤和白蒹葭溫柔對視,然后從她身邊走開了。

    秦凡走到白蒹葭面前,說道:“委屈你了,后事都處理好了嗎?”

    白蒹葭眼眶泛紅,很快又恢復如常,柔聲說道:“都好了,他們走的很安詳,覺得這才是一個普通人該有的歸宿……而且,我也沒有想到你們回來,我以為,永遠都不會有這么一天。”

    秦凡握了握白蒹葭的手,說道:“進去吧。”

    三個人坐在茶室里,白桃給她們泡茶。

    “贏家的事情……”白蒹葭看向贏君瑤,有些欲言又止。

    “都過去了,這是他們應該接受的懲罰,過去的事情就不說了,這樣吧,你們先聊,大家都好久沒見了,我出去買點酒,晚上就在這里,咱們一醉方休!”贏君瑤笑著起身,同時給白桃使了個眼色,兩個人先后離開茶室。

    贏家的事情結束后,白家以要陪親人出去散散心的名義,離開了南都,就再也沒有音訊。

    那個時候,秦凡不明白她為什么要走。

    他反思自己的行為,覺得白蒹葭確實有走的理由。

    現在,他想明白了。

    看到她安然歸來,他的心是喜悅的、甜美的。心里的一塊石頭,也終于放下了下來。

    “還走嗎?”秦凡問道。

    “不走了。”白蒹葭搖搖頭。

    簡短的對話,讓茶室里的溫度急劇升溫。

    ……

    明月當空,清風吹拂。

    老宅大院的夜晚比小區住宅的夜晚少了熱鬧喧囂,多了質樸和寧靜。

    而且,這院這樹,這黑幕遮蓋的天空以及點綴在黑幕上的點點星光,都是他們眼里最美的風景。

    秦凡坐在一塊大石上,仰視著這讓他贊嘆的自然美景。

    晚上喝了不少酒,腦袋暈暈沉沉的。可是,他的身心卻覺得舒適無比。舒服的他連一句話一個酒嗝一聲嘆息都不想發出來。

    贏君瑤走過來,安靜的坐在他的身邊。

    學著他的樣子,吹著風,仰起臉看著天空的星星。

    白蒹葭也來了,坐在秦凡的另外一邊。

    三個人做成一排,就像是用一根線串成的珠子。

    贏君瑤忽然驚呼,喊道:“快看,那有朵花!”

    “在哪里?”

    “樹枝上,快看!”贏君瑤指著院子里一棵早已經枯死的梅花樹,說道:“這棵樹枯死兩年了,怎么忽然開花了?”

    “因為有它的根還在。”秦凡笑著說道:“希望和幸福就像是枯樹上的花,有根,就會發芽開花。”

    (全書完)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上海快3-Home 安徽快3-推荐 北京快3-欢迎您 重庆快3-Welcome 河北快3-推荐 湖南快3-上海快3 湖北快3-安全购彩 河南快3-Welcome 广西快3-欢迎您 吉林快3-安全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