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症状感染者如何应对?会否引起疫情爆发?专家回应


2020年2月17日,黑龙江省绥化市明水县康盈医院接到县卫健委下发组建支援湖北护士医疗队的通知后,立即在全院进行动员,不到2小时,便组建起5人医疗队。“5个人都是护士,其中,慕荣琪是心血管呼吸内二科的护士长。”康盈医院办公室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慕荣琪今年26岁,是5人队伍里年龄最大的,“积极、主动、有责任心。”

截至3月27日24时,福建省累计报告境外输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41例(已治愈出院病例0例、目前住院病例41例,无死亡病例),现有报告境外输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病例2例。

报道指出,凯利是在3月18日得知自己感染新冠病毒的,他不想惊动家人,“我很好,不要告诉我的爸爸妈妈。他们会担心”,他在给妹妹玛丽亚·帕特里斯·谢隆的短信中这样说。

“前三天我们一直都在酒店里培训,由国家医疗队的专业医师来教大家怎么做好防护措施,尽可能的在工作中保护好自己。”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她从业已有4年,却是第一次穿、脱防护服,“康盈医院也有感染科,但我们以前收治的患者都没有这次这么‘危险’,防护措施也从未做到这么周密。”

“爸爸妈妈,我向你们道歉,请原谅女儿的选择,请原谅女儿的不辞而别。疫情严峻,湖北需要医护人员,于是,我选择了驰援武汉。瞒着你们,不是怕你们不同意,而是怕你们为我担心。……疫情过后,我最想做的就是把你们接到明水,接到我的身边,我要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珍惜日后有你们的每一天!”图源:美国《国会山报》

据美国《国会山报》报道,凯利的同事戴安娜·托雷斯在社交平台发文称,“我们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了一位伟大的战士”,同时她还上传了一张照片,照片中,同事们纷纷在脸上绑上了大手帕,而不是专业的防护装备,“这不是正规的防护装备,”她在配文写道。

同时,慕荣琪也将朋友圈里亲朋好友等进行了分组屏蔽,并告知父母自己在康盈医院的前线抗疫,这段时间将会特别忙碌,“他们或许会同意,但妈妈身体不好,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特别担心。”

因是瞒着父母去的武汉,为免家人怀疑,慕荣琪还是保持着每天一次视频聊天的习惯。但想到自己原本的长发突然变短,父母看见后肯定会有所怀疑,于是,她想尽办法“欺骗”、隐瞒,“发朋友圈的时候要把家人,特别是和爸妈关系好的叔叔阿姨都屏蔽掉;和父母视频时要用浴巾把头发包起来,说单位要求员工下班后洗澡消毒……”

当日报告新增境外输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病例0例。

慕荣琪说,在她照料的患者中,有一名70多岁的老人让她感触很深。“因为病情严重,老人在医院呆了很久,情绪也不稳定,有一次他对我说,他有6个子女,但守在床边的却是一群陌生人,他心里难受。”看着老人在病房孤单、无助的样子,她忽然想起,自己的爸妈也老了,也需要女儿的陪伴,“我不后悔来武汉,只是那一瞬间很想家,很想爸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