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按照推断 中国还没有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


随着时间推移,疫情开始在全球多地暴发,针对疫情的跨国交流越来越多,专家们的问题逐步触及临床操作。

赵剡:这说明新冠病毒发生了某种变化,国外的新冠病毒跟国内的新冠病毒已经不一样了。我们也讨论过病毒是不是已经发生变异了,从病毒学上讲,病毒与人接触,它肯定会变异。这是一个定律,一个常规发生的事情,但目前并没有证据证明这种变化是好是坏。

▲赵剡与加拿大的医疗专家进行线上交流。图片/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

从之前国内的情况看,要组建新的ICU或者为ICU增加床位,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医生会很紧缺。因为武汉的雷神山医院是我们中南医院管理的,我3天之内在雷神山开了一个新的ICU,当时就遇到过类似的问题。

彭志勇:有意大利北部的医生问我,病人数量增加后,ICU应该如何运转?我说ICU的床位可能会不够,你们要准备很多床位,准备很多医生、护士和防护用品。他们医院的ICU本来有20张床位,后来做了计划,要把ICU床位增加一倍或两倍。

新加坡祭最严措施!公共场合不保持1米距离或坐牢

彭志勇:中南医院之前做过一个研究,新冠肺炎流行期间,院内戴口罩的科室和不戴口罩的科室,医护人员感染情况是不一样的。研究发现,一些高危易感染科室因为疫情前期戴了口罩,所以医护人员的感染率是很低的;前期没戴口罩的科室,医护人员的感染率就很高。

彭志勇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监护室(ICU)主任,2019年12月底至今,始终奋战在抗疫一线。今年2月初起,他不断接到外国医疗、研究机构或政府部门的邀请,与国外同行们在线交流疫情、提供建议。

▲彭志勇。图片/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

我个人认为,面对疫情,切断传播比治疗更有效。我治好了一百个病人,结果又来了一千个;治好了一千个,又来了一万个,没完没了。新冠病毒厉害的是它的传播能力,所以治疗虽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还是预防和切断传播途径。这方面主要靠政府,医生是干不了的。